风水学与中国古代建筑(6)

发布时间: 2018-11-05 浏览次数:

2)形势说对规划设计刨作的影响。 以明、清两代的北京城作为中国古代城市的典型实例来看,整个城市,除了少量佛塔、佛楼,用以象征着“神的空间”并具有点景作用的建筑超过百尺之形的高度外,其他的均遵循了“百尺为形”的尺度控制原则。如皇帝用于祭天典礼的天坛,其祈年殿,从台明到宝顶全高为31.78米,就正合清代营造尺(光绪间1营造尺=31.83厘米)九丈九尺九寸,而起着控制整个城市天际轮廓线作用最为高的城楼,钟楼和鼓楼的楼身高等皆控制在“百尺为形”之范围。

在中国古代的园林中,大量建筑的体量小巧,式样素雅,布局活泼,极富人情味,但也有很多庙宇的佛塔、佛楼,其体量尺度则超越了“百尺为形”而居于园景的重要控制点或成为全园的构图中心。 如颐和园的佛香阁、须弥灵境作为构图中心控制了万寿山和昆明湖,也控制了颐和园全园;以永安寺白塔向心敛聚着琼岛以至整个北海的景物,成为点式构图中心 这些庙宇属于“神的空间”,具有礼佛的作用,但在全园的规划中,既借其超然的体量尺度,来装点“人的空间”使其成为全园的主体。 这种当空间围合尺度及远观视距逾出千尺之外时,风水学形势说所强调的“积形成势”,“聚巧形而展势”的处理手法,即可避免产生空旷的疏远感。 从总体上,丰富了全园景物和功能内容,这是对风水学形势说的灵活巧妙运用

?